青島網 > 新聞 > 社會新聞 > 同居女友腹痛12小時后死亡 女方父母認為男友延誤搶救時間

同居女友腹痛12小時后死亡 女方父母認為男友延誤搶救時間

同居女友腹痛

12小時后經搶救無效死亡

女方父母認為男友延誤了搶救時間

將其訴至法院索賠近14萬元

(網絡圖片)

女兒身亡父母訴其男友索賠近14萬元

廣東中山女子阿花(化名)與阿偉(化名)于2015年相識,隨后建立戀人關系并同居,同住在阿偉所購房產內。

2016年7月19日晚上12點,阿花在家中開始出現腹痛,第二天早上,阿花還是感覺下腹痛,阿偉到藥店買藥給其服用,中午12點阿花病情加重隨即撥打120急救電話,大約20分鐘左右失去知覺,救護人員到場搶救但無效死亡。

經鑒定,阿花因右側輸卵管異位妊娠并破裂出血,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阿花父母認為被告阿偉在阿花開始出現腹痛時,沒有及時將其送入醫院,延誤了搶救時間,為此,阿花的父母訴至法院,主張被告阿偉應負20%責任,支付阿花的死亡賠償金139028元。此外,原告補充事實理由稱,阿偉亂買藥給阿花服用是明顯的過錯,且兩人2016年開始同居,阿花宮外孕是由阿偉導致的。

男友辯稱:

我已經買藥煮粥還打120了

對于事件,阿偉辯稱:

1。阿花的死亡原因系因其右側輸卵管異位妊娠并破裂出血,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與自己無關。

2。自己曾多次要送阿花到醫院治療,但均被拒絕,自己對阿花未及時治療沒有過錯。

3。在收到阿花肚子疼的信息后,自己隨即前往陪護,于次日給其買藥服用,并煮粥給阿花吃;后發現阿花十分痛苦即撥打120。

4。自己是按阿花的要求買藥,且阿花的死亡與服藥沒有關系。

5。阿花本身就有疾病,并隱瞞自己,其未及時治療致失血休克死亡,與自己無關,且沒有法定的賠償義務。

法院查明,2016年3月阿花曾在醫院就醫并被診斷為不孕癥;庭審中,阿偉稱阿花曾將這件事告訴了他。

另外,中山市東鳳鎮某藥房負責人老李(化名)在接受派出所訊問時稱:2016年7月20日8時30分許,一名男子到其處訊問肚子疼買什么藥好點,于是向其推薦了腹可安片和腸康片,該男子每樣買了一盒。

法院判決:

僅照看并未積極履行送醫義務

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規定:“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本案中,死者阿花與被告阿偉存在特定的關系,是戀愛同居關系。當女方生病時,男方負有合理的注意及救助義務。

根據被告阿偉在公安機關的陳述可知,7月20日00時阿花告知其肚子疼,8時許阿偉出門為其購藥隨后阿花即服藥,12時許阿花說肚子好痛,被告阿偉方撥打120求助。很明顯,阿偉在得知阿花肚子疼長達12個小時內,且在吃藥后肚子仍然疼痛的四個小時內,阿偉僅是照看卻并未積極履行送醫的義務,以致阿花喪失治療良機而身亡,故阿偉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同時宮外孕系阿花死亡的主要原因,結合阿偉的過錯及原告方的損失情況,法院酌定被告向原告賠償8萬元。

關于原告稱被告阿偉對阿花發生宮外孕存在過錯的主張,法院認為死者阿花和被告阿偉均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阿偉與阿花未辦理結婚登記即同居生活,屬雙方的自愿行為,故被告阿偉對阿花發生宮外孕并無過錯。

關于原告稱被告隨意購買藥物存在過錯的主張,法院認為,阿花死亡與服用的藥物的性質并無因果關系,原告據此主張被告阿偉存在過錯于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

審理此案的馬孟秋法官表示:婚前同居、未婚懷孕、墮胎現象常見于日常生活中,因此引發眾多糾紛。由于同居關系與夫妻關系中當事人的權利及義務、法律地位等均大不相同,致使同居關系中一方生命權、健康權、財產權等受損時,雙方爭議較大且較難尋求救濟途徑。


    青島新聞



    生活服務教育培訓休閑娛樂

    排列三坐标连线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