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殺醫者孫文斌被執行死刑 孫文斌為什么行兇

殺醫者孫文斌被執行死刑 孫文斌為什么行兇

  今天上午,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達的執行死刑命令,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對故意殺人犯孫文斌依法執行死刑。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19年12月4日,被告人孫文斌及親屬將其母孫魏氏送至民航總醫院治療。孫文斌因不滿醫生楊文對其母的治療,懷恨在心、意圖報復。12月24日6時許,孫文斌在急診搶救室內,持事先準備的尖刀反復切割、扎刺值班醫生楊文頸部,致楊文死亡。孫文斌作案后報警投案,被公安機關抓獲。
  

  2020年1月16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對被告人孫文斌故意殺人案進行公開審理并當庭宣判,認定孫文斌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宣判后,孫文斌提出上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依法開庭審理,于2020年2月14日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并對孫文斌的死刑裁定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最高人民法院經依法復核,于2020年3月17日裁定核準了對孫文斌的死刑判決。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在執行死刑過程中,依法充分保障了被執行罪犯的合法權利。

  延伸閱讀
  
  遇害女醫生被害細節披露行兇者孫文斌究竟是誰?

  
  孫文斌為何在急診科掏出利刃?他們一家究竟何種背景?血案背后折射出什么樣的醫療運行機制?
  
  2019年的圣誕節,悲傷慘烈。北京市朝陽區民航總醫院急診科的楊文醫生,在平安夜那天,被患者家屬孫文斌極其殘暴的砍倒在血泊中。
  
  如果沒有這個意外,24日凌晨6點還在伏案工作的楊文,兩小時后就要脫下白大褂,結束這天的夜班。她將回到家中,和剛從美國飛回來的兒子一起過圣誕節——兒子在美國念書,這次趁著圣誕假期,趕回來和家人團聚。
  
  51歲的楊文,性情溫柔,大部分時間在急診科的重癥監護室工作。民航總醫院急診科有近20名醫生,誰也不會想到,這位對病人以細致溫和著稱的醫生,在臨床一線工作27年后,會以這樣的方式,倒在病人家屬的利刃下。
  
  這是近十年來,中國近300例傷醫事件之一,但激越程度尤甚,也掀起了人們持續至今、夜以繼日的感懷與憤慨。據丁香園統計,自2001年以來,至少50位醫務工作者因暴力傷醫事件而失去生命,呼吁“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于風雪”。平安夜的這一幕是一場極端、偶發事件。孫文斌為何在急診科掏出利刃?他們一家究竟何種背景?血案背后折射出什么樣的醫療運行機制?

▲悼念人士放置的鮮花
  ▲悼念人士放置的鮮花

  孫文斌一家
  

  在朝陽區定福莊一排排高樓的東邊,有一處破舊的平房,掩映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里面。
  
  這處平房蓋于幾十年前,安置的是當時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征用的一片農村用地的居民。目前居住著20戶左右,每戶面積目測不到30平米,大多已被當時的拆遷戶租了出去。
  
  孫文斌的母親,95歲的孫某氏,戶籍就在此。孫某氏,這個名字,在那個年代非常常見,一些沒有名字的女性,在婚后冠以夫姓,后以婚后名字報戶口。
  
  據住在平房的人和周邊人的講述,這一家人十年前就已經搬走了,搬去了附近小區。此后再也沒見過年紀這么大的老太太。
  
  據知情者回憶,因為腦梗塞的后遺癥,孫某氏長期臥床鼻飼營養,生活質量不高。
  
  她大兒子曾是中國傳媒大學的職工,任食堂經理,但前幾年已經退休。他住在管莊路口附近的一棟塔樓里,陽臺朝東,喜歡養鴿子。據北二外的保安透露這位大兒子總是開車進出北二外。
  
  弟弟孫文斌和他不住在一起,也不太聽他的話。孫文斌就是民航醫院的行兇者,55歲,是一個屠夫。
  
  十多年前,孫文斌又養豬又喂牛,曾在通縣東邊租過一個農村的院子。他的養豬生涯并不順利,老是死豬丟豬,經常到傳媒大學食堂掏泔水。
  
  據和孫某氏一個病房的人回憶,孫文斌和值班大夫拉過家常,說他下過海、掙過大錢、養過豬,也干過獸醫,離婚了,孩子上學名額被有錢人頂了,賣過菜,還倒騰過服裝。在他的描述中,自己命運悲慘,所有人都對不起他。
  
  95歲的孫某氏平時大多和孫文斌居住,偶爾也到孫文斌姐姐家住。生活拮據的孫文斌贍養母親,不需要自己貼錢,很可能還有些補益。
  
  出生于1924年的孫某氏,是一名超轉人員。也就是指,國家建設征地農民戶轉為居民戶的原農村勞動力中年齡超過轉工安置年限(男滿60歲,女的滿50歲及其以上)。
  
  超轉人員,享受城鎮退休老人醫療報銷比例待遇。年滿70歲及其以上,報銷比例90%以上。除此之外,據《北京市征地超轉人員服務管理辦法》(下文稱《辦法》)規定,超轉人員每月都享有一定金額的生活補助費。
  
  據悉,雖然超轉人員退休金不多,但拆遷后村委會還會給老人分錢,年齡越大,分的數額越多,包括股份收入、老齡收入,超過80歲還給一次性獎勵。
  
  為防止已去世的征地超轉人員的家屬冒領這筆收入,《辦法》規定,街道(鄉鎮)超轉人員服務管理工作經辦機構對所管轄超轉人員的健康及生存狀況要做到每月一核實。通過生存狀況核實,確認超轉人員已死亡的,區(縣)民政部門應按規定停發其生活補助費。
  
  那天究竟發生了什么?
  
  12月4日,95歲的晚期腫瘤患者孫某氏突然嘔吐不止、意識不清。于是,被幾個兒女就近送往北京民航總醫院急診科。
  
  一位醫生回憶,因病情較重,當天本要由急診科轉入腫瘤科病房,但正是年底,住院部腫瘤科的重癥監護室床位已滿,便留了在急診科的重癥監護室。
  
  一位民航總醫院的醫生,在丁香園發表了一篇文章,談到了當時的情況:“接診的是急診科的楊文醫生。家屬簽字拒絕一切檢查,僅要求輸點液,但是輸液后病情無改善好轉,幾個家屬就認定是楊文醫生輸液給輸壞了。”

    青島新聞


    生活服務教育培訓休閑娛樂

    排列三坐标连线走势